(此乃峭壁雄風是也)

這個計畫已經拖延了一個禮拜了,上次因為下雨沒得去,
而這禮拜六一早也是綿密不斷的細雨,正確說來,
應該是星期五晚上就開始下起,以致於我誤判成行機率而晚睡。

到了八點多,天氣開始放晴,爸就說出發吧,正合我意。


(五寮尖的入口-玉里商店)

沿著台三線走,接往台七的路上,沒過多久就看到玉里商店,
這條路之前就開了不下數十遍,今天好不容易停下來,
一探這台北地區三大攀岩地形之一的五寮尖。






(剛開始就是一連串的陡坡,還有泥濘的樹根路)

路旁停了不少車輛,應該是早在我們之前就已經上山了。
當我們踏上了玉里商店旁的登山台階,
遇到了老中青三代的一家人,一位老婦人年約五六十歲,
另外有一位小女孩約五六歲左右,都讓我嚇到,
原來我們到的這個地方,是老少皆宜啊。
可是爬沒三分鐘,馬上就遇到了第一個關卡,
必須利用一旁的繩索,才能越過這下雨過後帶點泥濘的地形。






(超陡,路看起來超鳥的)

說實在話,越是有利用到身體不一樣的部位來登山,
越能激起我對這座山的期待,剛開始的攀岩,
已經能支持我往上前行的動力了。
面對這樣陡峭的地形,對我來說已經希索平常,
這禮拜每天在陽明爬上爬下,就是為了準備這一天的到來。
只是,平常的鍛鍊還是不夠,連續不斷的攀爬,以及一連串的陡坡泥階,
還是讓我氣喘連連,更不用說汗流浹背的衣服,
早在入登山口十分鐘以內,濕得慘不忍睹。


(有些石階真的要手腳並用,不然真的太高了)


(朝樹枝間一望,可以看到公路和河流)

不知道怎麼描述接下來的路程才好,我想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思考,
怎麼走才會最輕鬆的走下山,只是喘息的聲音在回蕩著慵懶的鳥叫蟲鳴環境裡,
聽起來格外的疲憊,即使一邊拍照一邊爬,
也沒辦法構思一路上險峻的地形該如何形容。
只記得不斷的在雙手雙腳,甚至是屁股在長滿青苔的岩石上滑過,
這是避也避不掉的過程。




(石階夠大階吧)


(回頭一看,很高吧)


(還得爬過長滿青苔的石頭)

早聞這必須利用到雙手的五寮尖有多刺激,
除了手套外,我手上的裝備等於是零;
我爸就不一樣了,本來還打算帶登山杖以及雨傘,
在我的勸說下,即使只帶了雨傘,在這等的環境裡,
不僅僅沒有加分作用,還為了保護它的存在,
在攀爬中不知道掉了幾次。
所以強烈建議來登此山的人不要帶雨傘,
根本沒有手可以去顧那樣裝備。




(沿著紅繩往上爬就對了)


(剛才的紅繩爬上來後,另一邊就是下坡了)


(然後又是上坡)


(這個岩石因為太猛了,所以我從左邊的路躲過去)


(而左邊這條路也不會太好走)


(有時候爬一爬還要注意頭會不會撞到)




(這陡壁還真不容易爬,我爸的雨傘還掉下去,我又多爬了一回Orz)


(爬了好久終於到4號點了,算一算爬了七十幾分鐘)


(接下來的路還有從石縫中鑽出的)

除了沿著繩索攀爬外,另一樣讓我腳軟的,就是在稜線上行走,
和孝子山看起來差不多的鋼釘打在山脊上,
利用繩索串連著,外表看起來很堅固,但是內心沒有作好心理建設,
想跨出那一小步都是一件難事。


(一小段稜線,後來才發現這是多爬的=.=)


(照理來說石洞中應該會有佛像)


(往上爬到光亮處...)


(另一段稜線又出現)


(走一走又往上爬)






(才發現又是稜線)

而且那險峻的局勢,比孝子山還要可怕幾倍,
原因就在於那只有單邊的防護,另一側就是可怕的深谷。
走在那段路上,即便是景色遼闊,我也沒那種勇氣向兩旁遠眺,
深怕一個不小心腿一軟,就下去了。

爬過了一稜線,接著又是上上下下的沒完沒了,
才又接到"峭壁雄風"的另一稜線。




(一堆人在稜線上拍照)


(我爸也來一張)

所謂"峭壁雄風"就是一個將近九十度的大山壁,
所有登山客必須沿著繩索踏著山壁陡降,
此山壁共有兩條繩索,前面的那條較多踏足點,
而再往前一些的那條繩索,較長且山壁較光滑。
因為是第一次來爬,所以先嘗試前面那條比較容易的路。


(先看看人家怎麼下吧)


(接著蹲下慢慢等)

網路上有提到假日的時候,常常因為有些不敢下去的人卡在此關,
而造成一堆人大排長龍枯坐在這稜線上。




(大家緩步垂降中)

今天也有稍微塞到一些,等待途中,有看到對面的山峰,
一度讓我以為那是等下要攻的山頭,心中罵聲連連。


(一個獨立峰,讓人罵聲連連)


(往獨立峰上一照)

後來才知道那是另外一座不相關的獨立峰,
沿著幾乎垂直的繩索攀上,是一觀景台,但聽到另外山友說道
"從哪裡上,就要從哪裡下"這句話,就暫時打住了想攻頂的念頭。
畢竟接下來的路還不明確,把體力浪費到非路途上,不是正解。


(另外一條比較光滑的路)

說一說從"峭壁雄風"陡降的感覺吧。
看到網路上的照片,覺得超酷的,竟然這麼刺激,
心想這一定很好玩,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向下衝。
等到真的看到了這個地點後,心裡卻是猶豫的,
原來比照片還要讓人恐懼,那高度比預想的還要來得高得多。
可是真正輪到我下的時候,手握到繩索的那一瞬間,
卻是沒什麼感覺,也許是鞋子的抓地力夠,且我的臂力也能支持身體,
這一條路沒有剛看到時那麼可怕,
面對著山壁,一手一腳交互運用,沒過多久就下來了。
而下來後,對於這樣的路,真令人念念不忘,好想再下來一次XD


(從石縫中往下鑽)


(大家一個接著一個,不得搶線)


(我坐著慢慢等)

接下來還有一段陡降難度比"峭壁雄風"還高一些,
從石縫中下去,往下爬的時候,能踏足點不多,
比"峭壁雄風"不確定性還高了點,讓我腳猾了一下,
好在高度不高,手臂的力量沒有用到耗盡。


(在鞍部休息,有三個指標,合作橋最好才1km而已啦=.=)

下了這段路再走沒多遠就到了路標牌為6號的鞍部,
在此地和中央登山社的隊員相會,
其中有一位還帶了西瓜來吃,歷經千辛萬苦能吃到西瓜,
之前的路程都不算什麼了。
在此地休息了一段時間,還遇到一直說服我們繼續登頂(五寮尖)的夫婦,
我心裡雖然很想繼續衝,可是天氣太不穩了,
在我們休息途中還下了幾次的雨,輕便雨衣穿了又脫,
不確定性實在太大了。
經過大家的表決,認為今天該爬的東西都有爬到,
有訓練到了,於是從鞍部此處下山,沿途還撿了不少垃圾。

此處下山,台階幾乎都很高,對於膝蓋是不小的負荷,
幾位較有經驗的山友,早已穿上護膝面對接下來的下坡,
而我們因為是第一次來這山,所以什麼都沒有Orz

下山途中,遇到了一個自稱是整個步道的整建者,
口才不錯,唬得我們一愣一愣的,直到旁邊有經驗老道的山友,
告訴我們等下他跟我們要錢,不要給他。
我們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來欺騙山友的錢的,
前面的領隊沒聽到,還是乖乖的給了他募款經費。
雖然被騙了,但是學到了一次經驗,
面對路邊的募款,還是節制您的愛心吧。
平地上騙不夠,還來山上消費山友的愛心,這樣的價值觀真是太扭曲了。


(下山前的這塊石頭有夠滑,很多人都體驗過XD)


(回到產業道路,有"步道"的指標)

下了山,我們沿著產業道路走,
問了人,知道往濟公廟的小路,必須經過雞舍,
還被一旁的狗吠,嚇了一跳。
在濟公廟前面有一賣冰的,在這炎熱的夏天來碗涼涼的冰,
真是暑氣全消。


(濟公廟前賣冰的)

廟旁有種一種很特別的植物花是紅色的鬚鬚,
據老闆說是合歡的一種。


(xx合歡,我忘了)

接著還是沿著指標下山,經過了幾個漂亮的牆,
看起來挺特別的,不知道建在此地的功用是什麼的?
抑或是工寮的遺跡?這就不得而知了。




(一些廢棄的建築,我覺得還挺神秘又氣派的)


(下山是玉里商店旁邊的另一條路)

回到玉里商店,看了指標才知道,
所謂的"五寮",是指五間工寮,而"尖",則是指出此地的山勢險峻,
和我以為的"五粒山尖"大相逕庭,好在沒有跟人談起,否則真是貽笑大方啊:p


(原來在起點的地方就有提到五寮尖的由來了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tpukh 的頭像
ntpukh

西咖咖的休閒隨筆

ntpuk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